727是个好日子

刚刚去补桂花直播,果然去了一趟俄罗斯,桂花喝了许多假酒啊!骚里骚气的!酱紫的诺言可耐咯!

有一局撞到认识诺言的小粉丝(关羽辅助的那一局),是小貂蝉,一直在刷诺言诺言,阳阳阳阳,桂花一脸懵逼的来了句我不叫阳阳啊,什么鬼阳阳。

小貂蝉又说你认识果果吧,诺言这次毫不迟疑的来了句,

果果是谁?我只认识橘子~

哇大宝贝双边啊,嗑得我都迷幻了(*^▽^*)

还有上局诺言一直在撩张飞小哥哥,不停反问自己操作很厉害吧,互相点赞来个双排,张飞小哥哥来了句你不会是基佬吧,,,,

可把我笑死了!小哥哥钢铁直男,很懂得嘛~

桂花一下口无论次起来,说我爱好女,只是喜欢找小哥哥...路人聊天而已。

哇桂花你变了!天天聊战术聊上瘾了还!

张飞小哥哥有点高冷,诺言坚持不懈,一直追问,小哥哥你什么星座啊?

然后伪装大佬大吼了声我天秤座!

再次把我笑死!

最好笑的是在撩张飞小哥哥的过程中,橘子一直在死叫(又一个喝了假酒的)我广东人,广东人,就是那种特别滑稽搞笑的假的粤语腔,弹幕都好可爱,在刷橘子怕是吃醋了,看的我笑得甜滋滋的~

哇,有糖吃就是开心~

每天都要做一个快乐的橘诺女孩~

estar冠军杯冲鸭!

最后再补充一点,橘子和伪装大佬日常骚气,每次看桂花直播都能听到他俩鬼叫,诺言每次都说别吵啦别吵啦,人家都不愿跟我语音啦~

路人挂掉语音,诺言每次都接上一句我这里太吵了哈哈哈哈哈哈!!!

然而那两位还在那狂嗨~

这是一个有毒的E星~果然桂花还是骚不过明里骚翻天的两位大佬啊~~~~~

橘诺 影帝的网易云歌单(2)

02.方宇杰——答案 片段     完整版

在俄罗斯拍戏的那几天,虽然表面上诺言演戏的状态特别棒,角色拿捏揣摩的恰到好处,甚至把对手戏一个新人也带飞了起来,但是作为圈内有名的贴心慈爱?交际花,托米却敏锐的发觉,诺言的精神状态妥妥的不对劲。

这平常清冷淡漠的言少虽然在事业上获得了颇多成就,但心性有时候倒真像个纯真的小孩子似的。以往大多数时间都在国内工作,没有什么机会出来走走,难得有次剧组到国外取景,而且时间也富余的可以。这一向热爱美景旅游的他竟然连着几天都在赶着拍摄进度,自己这个导演亲自开口放他出去放松放松来个俄罗斯小假期什么的他反倒还不乐意了,整天都在片场里转来转去拍摄戏份,24小时联轴转都不带停的。这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这导演虐待员工呢。

关键这家伙自己压榨自己也就算了,跟着他一起排对手戏的一个个小姑娘小伙子们也巴巴地天天围着他后面跟着轮轴转。即使成效还不错,可看着本来预定的半个月拍摄周期还剩下一大截,再瞅瞅那一个个脸上打光都遮不住的黑眼圈,托米觉得,作为一名对着剧组人员有着无限关爱,兢兢业业无比称职优秀的导演(八卦之心熊熊燃烧)再加上微信上某人的夺命连环无限戳,有必要去找诺言谈谈人生理想了。

跟旁边摄像大哥打了声招呼,托米大导演雄赳赳气昂昂霸气地嘴里含着个棒棒糖就往诺言的休息区域里窜,近几天一直专注于修监挑选画面还没注意打理一下快翘到天上的发型,看上去活像一回花果山的泼猴。周围的人看着大活宝导演耍宝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表示对此迥异的情景见怪不怪,只是默契的给导演让条道,示意一下诺言靠在躺椅上正安静的睡着。几天下来一刻不停息的工作精力再旺盛的人也会有疲倦的时候。望着诺言恬静的睡颜,托米也不住的愣了一下,MMP,娱乐圈里形形色色的人应有尽有,帅哥美女更是层出不穷,自己可算是阅历杠杠的,还是会莫名其妙被诺言的盛世美颜神不知鬼不觉的惊艳到。

“托米大导演到我这来有何贵干啊?”躺椅上的人不知何时已睁开了双眼,黑色的瞳眸在蓝天的映衬下清澈如水,带着点刚刚睡醒有些小迷糊的雾气,在一片蓝湛里氤氲不散,“老远都能听到你能把地踩塌的脚步声。”

“我说言少啊,这一天不怼下我您还真就不舒服。”托米转了转嘴里的棒棒糖,嫌麻烦索性又给抓手上了,“你戏份不多了,晚上别忙了,跟我出去走走,再这样忙下去怕是要成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了。”

“怎么忽然有兴致出去?还以为你巴不得压榨剥削我呢。”诺言挑了挑眉,嘴角微微上扬,引得旁边一个助理小姐姐暗自少女心疯狂泛滥:

(*╹▽╹*)言少连挑眉的动作都好看,怎样都超级好看!!!

“呸呸呸,您老千万别往我身上泼脏水啊!我这么慈爱富有责任心,扛把子的好导演啊,怎么会做那种事情呢!我这个人呐,除了脸实在太帅,给人有一定的压力,于是不得天天带着面具以外呢......”

“停停停,了解了解,我都OK,我OK成了吧。”诺言赶忙打住了托米打算滔滔不绝来一波的自我赞扬,无奈地起身喝了口水,朝托米挥了挥手到第二区域继续拍摄去了。

“至于嘛,那么拼。”托米望着诺言的背影,喃喃自语,忽然又想起了什么,贼兮兮地掏出手机,满脸贱笑地微信回了一句:

秘密拍摄,不方便透露~(不服来咬我啊.jpg)

一个回车键顺利发送了出去,本来一般的心情顿时大好,临走时还不忘吩咐躲在一边犯花痴傻傻笑的小助理一声:

“是小红吧,呐,帮我定几份鲜榨橘子汁,今个我心情好,请全剧组喝橘子汁!”

“啊?”小红还沉浸在言少的美颜里无可自拔,莫名被点名有点小懵,搞不懂神经跳脱的导演怎么又想起来喝果汁了,但还是乖乖去照做了。

托米满脸笑容,在阳光的照耀下越发泛滥,又含着棒棒糖迈着轻盈的步调窜回去了。

--------------------我是来恶意卖萌的分割线----------------------------------

夕阳西下,残阳在暮色尽头暗暗与一片烟霞相映成辉,美到了极致。诺言跟辰鬼刚刚顺利过了一场情感大爆发的重头戏,两人都一阵轻松,默契的击了个掌。托米再次调试了一下画面,看着镜头里的一幕幕,表示非常满意,果然找这两人演戏还是很靠谱的,不住地点点头。随后就让助理招呼大家回去休息,宣布今晚就不进行拍摄任务了。走上前去跟辰鬼打了声招呼,顺便拉上辰鬼,三个人勾肩搭背的去街边一起浪一波。

“辰鬼,开导航开导航,搜搜附近有啥好吃的!”托米一路上咋咋呼呼的,嘴歇个不停,还心心念念吃的问题。辰鬼和诺言一路上都嫌弃地望着托米,拿着早就开好的导航慢慢向着定好的目的地走着。

“你就知道吃!难怪路西法天天在疯狂diss你。”辰鬼看着导航还不忘吐槽。

“嘿你还好意思说我了,胖鬼?我还真不知道就你这毁天灭地的身材痕神怎么会跟你在一块。”听到路西法托米就炸毛了,赶紧用无痕来暴击辰鬼一下。

“哇你这个人真的是过分!路西法真的是瞎了眼了!...”

“哇你这个人真的无理取闹,我痕神怎么会...”

...“Stop!”

辰鬼和托米同时转向诺言,眼里的疑惑和燃起的战火在熊熊燃烧。

诺言叹了口气,指了指前方:“到了。”

辰鬼和托米两人又互放杀气对视了一眼,然后一起气势汹汹地奔向了餐厅。

诺言默默跟在他们身后,头上一阵冷汗,心中,却是荡漾起一圈涟漪。

路西法和无痕一起去美国活动去了,而...他呢?

在中国还好吗,一日三餐有没有正常吃好,工作忙不忙碌,有没有生病,有没有熬夜玩游戏——

有没有想我?

望着晚霞,明明是嫣红,脑海里泛起的,却全是思念的酸黄。

俨然是过期橘子的味道,酸涩苦口,磨人难安。

而他全心思忖的,只是一个小小的答案。

托米和辰鬼都不愧为吃货界的老司机,占得位置都是风景极佳的靠窗C位。放眼望去,可以看到俄罗斯迷人的街景。天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暗了下来,路上的街灯散出绚丽的灯晕,诺言靠着座位,听着两人不住地拌嘴,望着人来人往,甚是悠闲。

“对了诺言,聊了这么久了我差点把正事忘了,今晚想带你放松来着,所以你这几天弄得跟拼命三郎一样干哈呢!”托米忽然跟好奇宝宝一样话头转向了诺言,辰鬼一听大呼确有其事,也换上了一副好奇宝宝的面孔。诺言还是慵慵懒懒地靠着,懒洋洋地应道:

“不知道好奇心害死猫呀你们!”

“我俩又不是猫,我是一条快乐的小毛驴~托米就是一面具!”

“(ノ`Д)ノ古文!”托米一听辰鬼这赤裸裸的diss,心态又炸了。

“早点完工,早点解放呗。”诺言摊摊手,目光又飘向街上,“托米正好跟你讲,明天一天我的戏大概就能完,我就先行一步了。”

“俄罗斯这么美你急着回去干嘛,不多待待?”托米听了更疑惑了,对着辰鬼眨了眨眼睛。

辰鬼收到信号,顿时跟进:“对呀,咱几个还没好好玩玩呢,听说寒夜九哥他们也来俄罗斯了。”

诺言顿了顿,猛然瞥到一对手牵着手依偎在一起的甜蜜小情侣,漫不经心的答道:“也许是因为这里的橘子汁没有国内的好喝吧。”

辰鬼和托米两人视线一对,忽然都灵光一现,脑袋里小灯泡一闪!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WOC!言少没想到啊没想到,哇,心态崩了不得了不得了,我要去打电话给路西法!不行我受不了了!”

“诺言你这样就超级过分了,对了托米我们俩打一个吧,他们俩估计在一块,跨洋电话你懂得。”

诺言无语的看着疯狂耍宝的两人,起身作势要走,临走前淡淡丢了句话:“我先走了,一个人去看看风景,你俩慢慢打电话吧。”

然后就像一阵风,不留下半点云彩,离开了。

辰鬼和托米默默地感叹:

“把我都弄得更想西法(无痕)了。”

然后就开始一本正经(?)的打起了越洋电话。

恋爱中的人,全TM清一色智障。

诺言无目的地漫步于街边,默默地一个人发愣,不知不觉漫步到了河边。

放眼望去,河的另一边也是华灯初上,喧嚣繁华。

唯有头顶上一轮明月,静静地悬挂在天边,挥洒这月光温柔的笼罩着来来往往的游人。

诺言闭上双眼,默默转过身来靠在栏杆边,呆呆的沉浸月光里里,随着思绪的海洋不断漫游...

月色如此皎洁,却陡然回忆起了过往:

“诺言哪,你知道神话故事里我最讨厌的人是谁啊?”那个人对自己说话总是眉毛上扬的,眼睛里闪着点点璀璨,照亮了满心的银河。

“恩?”

“吴刚啊,因为他总要砍我的心上人呐!这还能忍?”

那时的他眉毛上扬的更加厉害了,整个人颇有些张扬舞爪的滑稽模样。即使了解他满嘴的骚话信手拈来,可诺言不得不承认,那一刻,自己的心确实在怦怦直跳,脸上不易察觉地微微发糖,整个人像是跌进了飘悠悠的云端,心里柔软的一塌糊涂。

总是会被他的甜言蜜语给撩到。

现在想来都还是会忍不住傻笑...

——忽然,一个清脆的童音从前方传来

“Mr.Sun?!”

啊?诺言微微一愣,好像听到有人在喊他的英文名。

视线一集中,只见一个可爱的萌娃眨着一双大大水汪汪的眼睛盯着自己看,牵着她的手的,是一位美丽而温柔的俄罗斯女士。

只是,这位女士显然也兴奋了起来:

“OH!Are you..are you Sun?Oh,I am so excited...Sorry...I can not speak English so well..."

诺言顿时反应了过来,他这是,撞上了自己的粉丝?

“Yeah,I am.Nice to see you.Lovely girl and beautiful lady.”诺言笑了笑,眼睛里恰似有万千星辰。

女士和萌娃更加兴奋了,诺言连忙用手势作嘘声,示意不要引起太多注意。一大一小又睁大了眼睛不住地点头点头。

两个人都是诺言非常忠实的粉丝,诺言对于异国也能够遇上这么可爱的粉丝感到非常的奇妙,和两个人一起合了照以后,女士从包里拿出来一朵玫瑰,要送给诺言。

“My husband has just bought it for me.It is full of beauty and love.I wanna give it to you.I wish you and your lover can be with each other forever! ”

即使女士说的有些磕磕绊绊,但诺言还是听懂了,他十分开心和感动地收下了这株玫瑰再一次给了萌娃和女士一个大大的拥抱。

和两位作别后,诺言拿着玫瑰,望着月亮,微微地笑了。

自己也希望,能够一直一直和他在一起。

这次俄罗斯拍摄是秘密拍摄,再加上这几天一直都在赶拍摄进度,手机都是一直的关机状态,平常自己对什么都是内敛淡淡的,连这份漫溢于心间的感情都是甘之如饴,不露声色,可今夜在月光的轻抚,在玫瑰的辉映下,诺言忽然有种冲动,有一股冲出胸腔千里决堤的冲动,他忽然好想,好想,听听那个人的声音。

此刻就连不告而别前心里的那份委屈和酸楚都被月光尽数辉散了,徒留一腔的思念在心头中荡漾,荡漾。终于,诺言怔楞了片刻,还是低头将手机开了机。

不出所料,屏幕上的未接来电,短信提醒,微信上的讯息都跟爆炸了似的,快要挤满了整个屏幕。

来自“喜欢的人”99+个未接来电

AL ing  99+未读讯息

...

诺言点开讯息,虽然全是没有营养的话语,却是莫名开心。

还是,稍微...在乎我一点的吧?

诺言?诺言?诺言?

你去哪了?

(疑问.jpg)

怎么不回我?

出了什么事?

(焦急.jpg)

哇去拍戏怎么不告诉我一声?

地点在哪?我去探班!

......

你不在的第六天,想你。

手上不停息的翻着n条未读消息,直到刷到最后一条,心跳仿佛猛然骤停了一下。

有什么心绪仿佛已然悄悄改变。

打开朋友圈,上一条还是自己发的最近几天拍戏手机关机的消息。

下一条一个新动态刷了出来

橘子啊    8:10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海边围栏.jpg)(海上明月.jpg)


诺言凝视着自己心心念念的人,情不自禁地笑了。

诺言呐 8:15

我也想你。

(明月.jpg)(玫瑰.jpg)


诺言抬头望望月亮,一阵微风。

爱就像蓝天白云,晴空万里,突然暴风雨。

无处躲避,总是让人,始料不及。

即使是夜,诺言也觉得,晴空万里。

他已有答案。


PS:

终于找到了方同学的答案!!!超开心~

昨天在抖音还看到了一只小猫咪,莫名像帅气的言少啊啦啦噜~

我竟然会被一只小猫咪撩到!!!






橘诺 影帝的网易云歌单(1)

鬼知道我是来推歌的还是来产粮的...短小系列,垃圾文笔...

边听歌边写文炒鸡有feeling~



1. River-Bishop Briggs

https://music.163.com/song?id=402070513&userid=332536756


酒色迷离,灯影扑朔。


光斑炫影辗转闪烁于一双又一双迷离朦胧的醉意眼眸,敲击心间的鼓点一点一点回旋萦绕,恰似一杯又一杯荡漾起伏的酒精,吞喉,下咽,指尖,轻点,一个麻醉了敏感的神经,一个蔓延了无尽的颓废。


觥筹交错,西装革履,懒懒斜靠在沙发边沿,空气里洋溢的满满是烟草和酒精的味道,黄仕雨闭上了双眼,吐了口浊气。


“不好闻。”


微微动了动,轻轻又起了身,伸手拿起了杯子,晃了晃,幽红的液体晕着绚烂的光辉,在低暗的灯光下,散发着醉人的光泽。黄仕雨眼神一暗,似乎想起了某个和这红酒一般夺人心魄的身影,和他身上,若有若无淡淡缠绕的香味。恩,那又是极好闻的。清冽的,纯澈的,属于他的味道。


禁欲又勾人。


黄仕雨一愣,又默默暗自轻笑了。玩弄着手中的酒杯,看液体在眼尖无助的飘荡,摇晃。


正如他迷离的思绪一般,暗暗飘向远方。


傻傻盯住了眼中那抹幽红,嘴角不经意又悄自上扬。


“好看。”


和他一样。


摄人心魄,夺人心神,一定是个妖精。


可他分明,早已走火入魔,无时无刻,无论何地,总是要心心念念,痴痴想着这个妖精的。


如同上瘾,一般无二。


正陷入无边的思绪海洋之中,桌边原本一片黯淡,蓦地一小片光亮,微微颤抖,掩映着桌边人眸色深沉。


【我回来了】


放下了酒杯,怔怔看着屏幕上的字,醉意竟是丝毫没有遣散分毫,反而更醉了几许。


【在撩小哥哥】


只是看着,映射出屏幕的白光。


【黑领带,白衬衫,黑西装】


索性又躺着了,还只是盯着屏幕,挑了挑眉。


【撩到了】


上方一片黑影笼罩,熟悉的脚步,熟悉的味道,熟悉的气息。


黄仕雨听到自己的心脏猛然骤停了片刻,又猛地砰砰狂跳。


“早就撩到了。”


低沉的嗓音像悠扬的大提琴,琴弦已拨,还未拉开,便又紧绷。


余下的,只有唇齿相依,舌尖荡漾。


是思念的味道。


在彻底沉醉的前一毫秒黄仕雨还在呆愣愣地游离乱想。


放大的瞳孔里倒映着清秀又魅人的面孔,眼中的人,何其好看。


多日未见的思念汹涌像是滔滔不绝的河流,本来只是静静潺潺地脉脉流淌,现如今,却是抑制不住猛然尽数倾涌而出。


河流也都尽数被染了颜色,满片幽红。


眼睛微眯,忽然加大了力度,向前倾去,双手紧紧牵着一片柔软细腻。


“唔...”


诺言不在的第七天,想他。

诺言回来的第一天,cao他。


(不用期待,一个不会写肉的妹子哭唧唧,自行想象去吧!)





没有节操的小甜饼一块~


羞涩呆萌痴汉耗X腹黑深情绿毛

                                         

“狄大人,工资......”某只小耗子又一次可怜巴巴的过来把头趴在某大人的案桌上。〒▽〒

“别说话,户口本给我。”某大人显然很忙,听到某个熟悉的声音却忽然抬起了淡蓝色的眼眸,低沉的嗓音干脆而又幽然,让小耗子不禁耳朵一热,微微愣住。

“啊?”

“方便登记。”还是低沉富有磁性的声线。

小耗子又有些愣,怔了片刻,忽然想到了什么,一双眼睛直直发亮,立马充盈了欢喜“狄大人,你要给我升职加薪了?!”(〃'▽'〃)

某大人听了表面冷静,心里却起了丝丝波澜,回答声有些局促“恩。”确实“升职”“加薪”了。

某只小耗子不疑有他,两者大耳朵顿时开心的摇了摇。

“狄大人最好啦!我明天就带来!”

偌大的厅堂久久回荡着某只小耗子的喊声。

而桌边的狄仁杰没有低头,只是静静望着熟悉的背影。

眼中尽是看不透的笑意。





第二天

某大人淡定地接过了某只可爱的小耗子手上的小长本子,翻开扉页到第一面,看着照片上笑的有些小腼腆的小耗子。

眼眸里倒映着点点波纹,在他心头上荡漾。

他还记得这户口本还是那时他亲自为他办的,当时强迫症上来,在某耗子来之前翻遍了好多本子和纸张,要挑最新的,刻章的时候,要刻得方方正正清清楚楚,手上的力道不能大也不能小...

当时小耗子也紧张的要命,上个户口跟打场仗一样,拍照的时候把一旁的木兰姐都给看笑了,手不知放哪,飞镖要不要带着,红巾该戴到哪里,耳朵上的两个小耳钉要不要下下...

自然是没注意到一旁狄仁杰的小动作的,也没注意到平时爱闹事的李白一边喝着酒一遍不怀好意的对着狄仁杰笑的场景。

“狄仁杰,你也有今天~”

狄仁杰到现在还深深记得这句话。

小耗子,是他的结。

“大人,大人?”小耗子疑惑地晃了晃耳朵,拉回了某大人的思绪。

“恩。”很轻。

不知道为什么,小耗子的耳朵忽然有些痒,有些热。

许是听力太好,耳朵有些敏感。

一时间,忽然没了声。

小耗子正沉浸在耳朵被荡漾到的余韵中,头微微低着。

某大人却一脸淡定手微微有些颤抖地拿出了另一个小长本子,本子早已被翻开,那一面的照片上的狄仁杰有些严肃(meng),蓝眸正视着前方。

拿着昨日大殿上问武则天亲自讨要的小小印章,上面还有女皇一时兴起亲自提笔的两个小字

狄芳。

狄仁杰的狄,李元芳的芳。

“元芳。”

小耗子有些惊异,微微抬起了头,对上自己心脏猛跳,疯狂为之悸动的蓝眸。

“你是我的了。”

你是我的了。

...Σ(☉▽☉"a

我,是大人的?(*////▽////*)


桌上两个户口本紧紧地挨在一起,上面方方正正、清清楚楚地刻着一个小红章。

上面印着一串糖葫芦,上面印着狄芳。

上面印着 已婚。

大唐婚配极为复杂,却格外浪漫。

不过狄仁杰身处要职,一封奏折直接赐婚。

但是盖章还是要有的。

若非两情相悦,情到深处,章印,却是怎么也刻不下的。

毕竟那是要刻到心上,刻到灵魂啊。


当天晚上,某只耗子被某大人光明正大拐到床上,某大人不怀好意,什么也不做,只是搂着腰,对着某只快软成水的耳朵压低嗓音说话。

烛焰摇晃。

“我是你的谁?”

某只耳朵半边快红的滴血了。

“恩?”

不经意的低哼,总是最致命的,慵慵懒懒低沉的声音,让半边都在微微轻颤。

元芳还是忍不住哼了一声,气息有点不稳。

“不回答我?”感受到急促的呼吸,狄仁杰恶劣的笑了。

元芳终于忍不住,喃喃的说了句,糯糯的嗓音勾着人心痒。

“你是狄大人”

“你是元芳的狄大人”(/▽╲)

窗外的明月,羞成了月牙。






所以这是一个完全不符合逻辑元芳莫名其妙被狄大人拐了的故事...

私设狄大人霸气的一道奏折请求赐婚,然后很果断的假公济私“滥用职权”自己亲自登记结婚了,元芳在风中凌乱就这样拐走了...

总觉得懵懵又羞羞的元芳莫名萌,被拐了还给人家数钱...

小学生文笔写狄芳小段子好羞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ω✺)~


上一页
下一页